滚动新闻:
东方网>>文汇视点>>滚动新闻>>正文 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长假菜价动辄翻倍 价格异常波动让普通家庭"吃紧"

2012年2月1日 05:01

来源:文汇报 作者:陆文军 邓华宁 沈而默 陈刚 选稿:杨洋

  经历了2011年如同“过山车”般的物价波动后,在高CPI背景下迎来了龙年春节消费。今春“菜篮子”价格走势如何?春节作为食品价格波动最大的时期之一,“平价春节”离百姓期待有多远?记者就此进行了追踪调查。

  “菜篮子”不轻让人“吃不消”

  三块钱一斤的青菜、五块钱一斤的芹菜、八块钱一斤的茄子……上海市发改委节日期间公布的“部分农贸市场主要蔬菜品种价格公布表”上,特意用红色字体标注了全市各菜市场中间价格“最贵”的产品。

  数据显示,大年初三的菜价较之前一周几乎全线上涨。青菜、芹菜、菠菜、黄瓜、青椒和大白菜的涨幅都超过了20%,15种主要商品中仅有鸡蛋价格微幅回落。很多市民感到,要在家下厨请亲友吃饭,“菜篮子”并不轻。

 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小姐也感到春节菜价的“高涨”,她说,“初六逛超市买点菜,有机小排骨要37元一斤,原先30元都不到。年前1元1斤左右的青菜卖到了3元,一些时令蔬菜甚至翻了好几倍。”

  春节是中国最重要也是周期最长的节日,从小年至元宵的近20天都是消费高峰,农产品价格上涨成为多年来的规律。加上大量从业人员回家过年,春节特别是至正月十五期间,“乏人卖菜”的现象不少。

  价格备案、开设平价超市、扩大蔬菜种植面积、节前集中投放粮食蔬菜……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要求下,江西、安徽、青海、宁夏、黑龙江、江苏等省区春节前提出,根据本地市场情况和调控需要,适时投放地方粮油储备,确保成品粮油、蔬菜市场供应不断档、不脱销,保持粮油市场价格基本稳定。

  然而,一些市民仍然反映,现在春节时段长,菜价涨幅大,一些普通家庭“吃紧”,困难家庭和低保人员则“吃不消”。

  交通银行研究部高级经理唐建伟表示,由于生产周期、信息不对称、游资炒作等多种因素影响,在近十年的历史中,食品价格增速已多次呈大涨大落轮回,春节期间几乎是全年食品价格波动最大的时期之一。

  申城部分菜价仍坚挺

  预计正月十五后将回落

  申城节后蔬菜价格仍保持坚挺,昨天记者在闸北区、普陀区、宝山区等地的一些农贸市场走访看到,节前就已不便宜的黄瓜依旧保持6元/斤的高位,芦蒿单价8元,青椒卖到10元/斤,而芦笋更是高达12元/斤,青菜基本都在2.5元/斤以上。

  据了解,申城节后蔬菜价格呈现高位的趋势,部分蔬菜直逼肉价,最明显的是冬笋、竹笋,分别卖出了18元/斤和30元/斤,而市民家里常见的青椒,这两天更是卖出了10元/斤以上的高价,菠菜、蓬蒿菜均是5元/斤,草头20元/斤。业内人士认为,现时的蔬菜高价位是暂时的,正月十五之后,绝大多数菜贩将陆续回沪,届时菜价将有明显回落。

  据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“上海发布”发布的微博,与节前一周相比,市民常吃的13种蔬菜均有上涨,大部分菜价涨幅超15%,其中大白菜涨幅最大,涨60%。

  图为黄浦区大沽路菜场,春节过后尚有部分摊位的菜贩未返沪,菜价一直都在“高位徘徊”。

  据菜场管理方介绍,摊位较正常时略有减少,但蔬菜量充足、且各色品种齐全。

  谁在推动“逢节必涨”?

  国家统计局江苏调查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,从统计数据看,1月份上半个月的蔬菜价格比12月同期还是有明显的上涨,预计下半个月上涨的幅度会更明显。人们不禁要问,究竟是哪些因素在推动农产品价格“春节必涨”?

  “从经济学的规律看,特定时间价格的上涨,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供需关系变化。春节期间,老百姓的需求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井喷,大家都需要集中购买年货,其中就包括最基本的食品。”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主任徐国祥表示。

  供给方面来看,从菜市场的商贩到田间地头的农民,会回家过年。虽然像大型的超市、商场春节期间依然保持供应,但就整个市场的供给而言,还是比平时要少,供应不足进而传导给终端物价。

  其次,季节因素影响,农副产品进入冬季原本就是进入了价格上升阶段。春节期间,我国不少地区遭遇雨雪和低温天气,较高的蔬菜生产运营成本,对菜价形成支撑。

  市场流通价格管理因素亦不容忽视。由于多数农副产品的价格已经实行了市场化,国家只对粮食等少数重要的农产品实行指导价,定价权往往掌握在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的销售商手中。在春节市场供不应求时,菜商联手抬高价格不足奇怪。“哪怕蔬菜都卖到10元1斤,老百姓为了过节也得买。”

  四是春节返乡习俗影响,导致短期内劳动力严重不足,人工成本突然提高,对物价影响大。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余南平说,从发达国家情况来看,虽然他们也有圣诞节等周期较长、消费集中的节日,但没有大范围的人员流动,而且基础商品尤其是食品供应基本都是成体系的,往往采用工厂化配送方式,且多为成品或半成品,节假日不会出现大幅物价波动。

  反观国内,春节劳动力大范围流动的特殊现象导致人工成本上升;供应体系比较分散,并非集中管理方式,导致进货成本提高;加之一般企业员工在春节假期工作有三倍工资保障,大多依靠价格补偿来体现节日加班的价值,所以物价高涨。

  春节农副产品零售环节比批发环节涨得更多、更离谱,农产品直供城市的能力薄弱,系统不健全。

  农超对接减缓节日“异常波动”

  按照一般规律,节后价格会有一个回归常态的过程,但不能因此就放松对于平抑春节物价所采取的措施,更不能因为整体价格涨幅回落,对节日的物价上涨掉以轻心。

  专家认为,每年春节几乎都发生农副产品价格大涨的现象,而且零售环节比批发环节涨得更多、更离谱。究其原因,还是在于农产品直供城市的能力薄弱,系统不健全。

  现在零售依赖农贸市场,而小菜贩多数是外地人,春节大量摊位歇业,造成供不应求。因此,需要加强农副产品直供体系的建设。

  江苏省大蒜行业协会副会长张传喜说,现在城市人口增长速度快,城市周边的菜地减少的速度也快,仅靠城市周边农村供应农副产品已很难满足市场需求。而城市农贸市场与农村生产基地之间的联系比较松散,没有很好地解决“买难、卖难”的问题。农超对接、市场与生产基地对接的力度问题不能有效解决,菜价大幅波动还将发生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为平抑物价,保障市民的“菜篮子”,一些地方加大开设平价商场的做法值得推广。广东今年计划将建成3000家,江苏去年也建成773家平价超市。这些“平价商店”、“平价超市”通过政府补贴、产销对接等方式降低农副产品价格,其销售价格普遍比周边市场价格低15%以上。

  有关专家提出,要依托农业流通组织和农民专业合作社,建设农副产品平价商店,减少流通环节,有效稳定农产品售价。

一键转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