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东方网>>文汇视点>>滚动新闻>>正文 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"银幕将军"未当过一天兵——记已故著名导演汤晓丹

2012年1月25日 08:46

来源:文汇报 作者:记者 选稿:解敏

  中国战争电影类型片之父著名导演汤晓丹,1月21日晚在上海去世,享年102岁。自1933年执导电影处女作,到1988年拍摄电影《荒雪》,在超过半个世纪的电影生涯中,汤晓丹转战上海、香港、武汉、重庆等地执导电影50余部。没当过兵的他,拍出了《渡江侦察记》、《南征北战》、《红日》、《难忘的战斗》、《南昌起义》等战争题材经典作品,被一代影迷称为“银幕将军”。2004年,在第十三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上,汤晓丹荣获中国电影家协会设立的“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”,成为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人。
  
  没当过兵,却是一位军事片大师
  
  几年前,《集结号》上映时,导演冯小刚专程来上海看望汤晓丹,说自己电影中的许多大场面,灵感来自《南征北战》。影片美工反复观看,学习其中的场景。主演张涵予还复述了《南征北战》中的台词,让汤晓丹很感动。尽管是中国战争题材影片的标志性人物,但是汤晓丹其实并没有“行伍”经历。汤晓丹的战争题材影片,成功之处恰恰是用平常人的情感去柔化战争的残酷和坚硬,从而唤起每位观众的共鸣。
  
  汤晓丹1910年出生,福建华安人。童年离乡跟随母亲寻父下南洋。10岁从印尼回国。1929年,汤晓丹来到上海,后因参加“左联”遭逮捕。1932年,汤晓丹进入天一影片公司任布景师,不久任导演,执导戏曲片《白金龙》,故事片《飞絮》、《飘零》等。1934年,汤晓丹在香港执导影片《翻天覆地》、《金屋十二钗》等揭露社会黑暗的影片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汤晓丹执导了抗战题材《上海火线后》、《小广东》、《民族的吼声》“三部曲”。香港沦陷后,汤晓丹拒绝日军合作拍片的要求,化装潜回大陆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汤晓丹回到上海,拍摄了揭露国民党腐败统治的《天堂春梦》等影片。
  
  新中国成立后,汤晓丹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,开始了战争片的创作,先后拍摄了《南征北战》、《渡江侦察记》、《红日》、《南昌起义》等影片,因此汤晓丹被影迷称为“军事片大师”、“银幕将军”。
  
  没当过兵,更没打过仗,汤晓丹为何能如此纯熟地在他银幕上展现惊心动魄的军事场面,塑造出一系列解放军官兵的形象?在汤晓丹早年岁月中,关于战争的见闻和经历不少,特别是在“一·二八”战役和香港沦陷时,他个人死里逃生的体验,都让他对战争的残酷深有感触。他执导的《上海火线后》,其中有不少内容就来自他的亲身经历。同时,上海解放时,解放军官兵宁可睡大街也不扰民的作风,令他在震撼之余感到亲切;家中失散多年的兄弟,重逢时已经是我军的高级官员,也让他对解放军有了更多的认识。正是有了多重感情,汤晓丹对战争题材感受更真实、深刻,对人物的情感更真挚。
  
  力挺孙道临,为人随和却不含糊
  
  2004年汤晓丹获得金鸡奖终身成就奖,夫人蓝为洁代领奖杯时,转述汤晓丹导演的话:“即使我以后不能做电影导演了,在摄影棚做个场工还是可以的。”从导演到场工,汤晓丹始终认为,一部电影要取得的成就,是各部门各工种配合的结果。对合作过的伙伴朋友,汤晓丹念念不忘。而他和表演艺术家孙道临之间的感情,更是影史上的一段佳话。
  
  《渡江侦察记》情节曲折引人入胜,开创了惊险片拍摄的先河。主演孙道临也凭借该片一举成名。不过,是否由孙道临扮演李连长,当时有不同意见,有领导不赞成用孙道临。但汤晓丹觉得孙道临很合适。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“我与孙道临在一个小组学习过,听了他去抗美援朝慰问演出的心得体会,发现他善于接受新鲜事物,很用功,又有强烈的自信和可塑条件。所以我就力荐他来扮演李连长。”在汤晓丹的信任和坚持下,最终孙道临成功扮演了李连长。
  
  汤晓丹带给剧组的信任和坚持,也成为艰苦条件下拍摄影片的一种动力。蓝为洁曾在一段回忆中披露,拍摄《渡江侦察记》时,正遇长江流域发大水,为了不耽误拍摄计划,汤晓丹当即租了一条小船在浊浪翻滚的江水中四处寻觅拍摄地点。当他看见远处有稀稀拉拉的芦苇在水中飘摇,断定那里地势比较高,兴许能抢几个“李连长带领侦察兵上船”的镜头。船驶近一看,果然不出所料。汤晓丹乐得手舞足蹈。由于江水很猛,戏分又比较重,拍摄起来难度也比较大。长时间泡在水里,大家的脚都肿了,但没有一个人离开火线,坚持将戏拍完才休息。
  
  《渡江侦察记》上映后非常成功,在长达半年的上映中,观众人数多达1733万人次,创下了1954年国产片的最高观影纪录。孙道临从此不再被业界认为只能演大学生和阔少爷,他的戏路渐渐宽广起来。晚年,孙道临和汤晓丹都住进了医院疗养。老哥俩会一起坐在阳光下,你递给我一个苹果,我问问你家里情况。小声说着,一直笑着。当年那些激情澎湃的场景,无论是否依旧清晰,一份情怀却愈来愈浓。
  
  对于电影而言,汤晓丹自己说的不多,能找到最全的记录是他在1993年出版的自传《路边拾零》。书中,汤晓丹透露自己的电影艺术生涯,始终“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”,为人随和却在原则问题时不含糊。也有人总结汤晓丹的成功,认为他自觉自愿地告别过去,愿意从头学起,能迅速适应新的创作环境和工作方法。更重要的是,他比别人能更快地完成心理转换,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到快乐。

一键转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