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东方网>>文汇视点>>滚动新闻>>正文 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"上海制作"今夏要去萨尔茨堡

2012年1月24日 08:47

来源:文汇报 选稿:解敏

  10多年来,10多部“上海大剧院版”舞台剧接连推出,多次亮相国际舞台;歌剧《波西米亚人》将是又一部———

  这些天,上海歌剧院的舞美工场里,师傅们正紧张制作着《波西米亚人》的布景和道具;与此同时,这台歌剧已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奥地利开始售票,戏票上印着一句说明“萨尔茨堡艺术节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制作”。今年8月1日,这台“上海制作”将亮相萨尔茨堡。

  萨尔茨堡艺术节的门难进,是国际艺术圈的共识。上海大剧院艺术总监钱世锦说,在他印象里中国艺术作品此前还从未挤进过这扇门。上海大剧院此次通过与萨尔茨堡艺术节“联合制作”,终于开了先例。在萨尔茨堡完成“全球首演”后,今年10月,《波西米亚人》将折回上海,在第十四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作中国首演。

  上海大剧院院长张哲说,上海不仅要做好国际国内文化交流的“大码头”,更要做文化创作的“源头”;而大剧院,不仅要做好演出平台,也要积极投入文化创作。10多年间,他们已接连推出10多部“上海大剧院版”舞台剧,并借助自己多年积累的交流通道,将这些“上海制作”多次送上国际舞台。

  “一起制作《波西米亚人》,如何?”

  去年,瑞士苏黎世歌剧院院长佩莱拉来上海大剧院,找张哲谈演出事宜。交谈中他透露,自己将辞去苏黎世歌剧院院长一职,转往奥地利担任萨尔茨堡艺术节的总监。萨尔茨堡艺术节?这不是我们一直想敲开的那扇门吗?机会是不是出现了?

  佩莱拉表示,在萨尔茨堡艺术节上展现中国的本土艺术,还要等待时机。但他提出,“不妨我们合作制作一部西洋歌剧。”张哲立即接话:“我们一起制作《波西米亚人》,如何?”几乎不假思索,佩莱拉点头同意。

  当即应允,是因为之前的合作经历告诉他:上海大剧院有实力。2000年,佩莱拉执掌的苏黎世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制作了歌剧《魔笛》,一炮打响;2007年,双方又合作制作歌剧《图兰朵》,演出效果一样好。

  当然,他心里在“打算盘”:在国外制作一台布景豪华的歌剧,做那些道具、服装、舞美,价格昂贵得很;而与上海大剧院合作,在中国做这些,可以节省一大笔钱。张哲对此一清二楚,提出自己的诉求:“上海大剧院和萨尔茨堡艺术节共同享有歌剧《波西米亚人》的相关版权。这个戏在国外演出时,必须标明双方‘联合制作’;在中国演出,上海大剧院可以自己挑选演员,并且动用全套舞美和布景,无限次上演。”

  佩莱拉想了片刻,答应了。这“买卖”,他不亏。至于上海大剧院,这更是“好买卖”:不出所料,当与萨尔茨堡艺术节联合制作《波西米亚人》的消息传出,很快引来了赞助商,又很快,200万元赞助费进了账户———几乎没掏自家腰包,就将多一部“上海大剧院版”的歌剧。

  只有自己制作或联合制作,才不受制于人

  挣脱国外相关版权的束缚,随时随地演西洋歌剧,是中国文艺人的一个梦想。《茶花女》、《托斯卡》、《波西米亚人》,这些戏的剧本、音乐等等版权早已过了50年保护期,但舞美、布景、服装等有设计版权,中国的歌剧院排演它们,基本还得向国外买,而且演了两三年,版权期限一到,就要停演。

  只有自己制作或与国外演出机构联合制作,才不受制于人。张哲告诉记者;“上海歌剧院能随时演出的西洋歌剧,只有《托斯卡》等屈指可数的几部,《卡门》、《茶花女》等等,由于没有舞美、布景等的版权,只能在外方允许的版权期限内商演。”

  不仅歌剧,芭蕾舞剧同样如此。每到新年前后,各种贴着“皇家”、“国立”、“功勋”之类标签的国外芭蕾舞团就跑来上海,演《天鹅湖》、《胡桃夹子》等等;其实这些多是杂牌舞团,不带乐队、舞美简陋,有的连群舞演员的服装也要向中国同行借用。钱世锦为此提出:“与其让他们滥竽充数,不如我们自己制作一部芭蕾舞剧。”于是,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集合旗下资源,请来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德里克·迪恩,排演了“上海大剧院版”《胡桃夹子》,2010年12月在沪首演,去年12月24、25日再度亮相。400万元投入,才演6场,就收回了2/3投资。今后,每年圣诞节这台《胡桃夹子》都将在上海大剧院上演。舞蹈艺术家舒巧评论说:“在我看过的多个版本的《胡桃夹子》中,‘上海大剧院版’算得上佼佼者。”

  正忙着将《简·爱》制作成现代芭蕾舞剧

  张哲进一步的想法是,“上海大剧院版”舞台剧,不能只在自己的舞台上演,也要亮相世界各地的舞台。

  去年夏天,“上海大剧院版”京剧《杨门女将》问世,很快,大剧院通过自己10多年积累的输出通道,将它的音像资料发给了世界各地的演出商。今年,这部戏将赴宝岛台湾演出,而赴德国等地商演事宜正在积极洽谈。

  自从2002年原版音乐剧《悲惨世界》在沪上演,上海大剧院就一直想制作一部中文版。钱世锦说,音乐剧的本土化,需经历引进原版、制作中文版和打造本土原创三个阶段。这些年,中国各地每年都会冒出200部左右音乐剧,但大多如过眼烟云,因此钱世锦坚持:“我们应该先做学生,跟着国外制作团队学。”最近,曾制作过音乐剧《悲惨世界》、《剧院魅影》、《西贡小姐》的麦金托什发来了他和团队为《悲惨世界》设计的全新舞美方案,并与上海大剧院约定:2014年双方联合推出《悲惨世界》中文版。

  眼下,张哲正忙着将名著《简·爱》制作成现代芭蕾舞剧。上世纪70年代电影《简·爱》的音乐,是他的最爱之一,在终于辗转联系到那位作曲家约翰·威廉姆斯之后,张哲成功说服他在自己电影音乐的基础上,为“上海大剧院版”芭蕾舞剧《简·爱》作曲。今年下半年,《简·爱》将第一次以现代芭蕾的形式,跃上上海大剧院的舞台。

一键转发